首 页 星声星语 热透新闻 大咖名流 时尚新闻 娱乐新闻 汽车资讯 社会新闻 军事新闻 健康新闻 财经资讯

星声星语

夏顺发|忙年_畚箕_人家_衣被

发布日期:2022-07-27 09:58   来源:未知   阅读:

  俗话说:人人忙过年,家家盼团圆。是的,一进入腊月门,年味便渐渐浓郁起来。这不,要采购年货,要添置新衣,要拆洗被褥,要打扫庭院,还得筹备“年夜饭”和“宴客酒”。而真正的“忙年”,我觉得还是老一辈人对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准备过年的情景。

  儿时的腊月,似乎特别冷,天寒地冻,草屋檐下的冻叮当挂得长长的,可人们不觉得冷,一遇晴好的天气,家家户户忙着拆洗:半新不旧的衣服洗洗干净过年穿;被面、被里清洗后还得将大洞小窟窿补补好,免得小孩子拱被窝或拖或蹬窟窿越来越大;桌子板凳也得抹抹洗洗,因为上面不但积落一些灰尘,还有小孩子日积月累的鼻涕痕。

  我家人口多,需清洗的衣服、被子也相应多些,而且都是手工洗,须分几日逐一洗晒。每要洗被子那天大清早,我们就被妈妈叫喊起床了,有人忙着拆被子,有人忙着烧水,有人准备晾晒衣被的绳子。水快烧好了,有人忙着放澡桶;有人将欲洗的衣被放入澡桶先用清水浸透;有人忙着将芦柴编的大畚箕拿到河码头弄潮,再把刚刚烧水的穰草火灰扒到畚箕里,搬来将畚箕口搁在澡桶一端的沿上,立即用水舀从水桶里舀水慢慢倒入火灰上,过滤后的“碱水”便从畚箕的缝隙间流入澡桶。过滤两三交后,估计灰中已无“碱”了,就将畚箕搬走,妈妈已将棉裤脚卷至膝盖下,赤着双脚便在澡桶里将衣被逐一反复地踩起来。洗好后,妈妈随即放下棉裤脚,穿上套鞋,又将它们搬到河码头,利用河水漂洗至水清。这时,早就准备晾晒的人则抓住被子或大件衣服的两端,使劲地反方向挤,见没水下滴了,才晾晒在绳子上。这时,一家人都期盼老天爷架架事,快快将衣被晒干,不然,晚上会有人“裹饺子”了——没被面、被里,只盖棉花胎。

  我家尽管是老式五架梁的平房,但过年了,屋顶的灰尘蛛网还是要掸的;堂屋的四周土墙还得用白石灰水扫扫,或补补;坑坑洼洼的地面还得重新“僵”一下——先用铁锹翻起地面土,再剖细、浇水、拍平;二十四夜送灶后,父亲先将大元宝锅巴放在装有黏烧饼、朝烧饼、炒米的二笆子上,又将我们前几天跑很远的路剪来的松树枝修剪成好看的造型,还用红色皱纹纸手工做成逼真的花朵,有盛开状的,有花苞状的,然后再用细铁丝绑扎在松树枝上,插在堂屋老爷柜上的元宝锅巴上。还别说,这一摆设,一下子为简陋的家增添了不少生机和雅韵。

  过了小年,年的气氛和人的期盼,更是淋漓尽致地集中体现在一个“忙”字上。大人要张罗磨米蒸糕、做朝烧饼,搭他人家的大锅搂炒米,浸糯米ka面搓大小圆子和做黏烧饼,还要泡黄豆做豆腐白页,如果还有谁的新鞋没绱好,那就得挑灯夜战,而我们小孩子一边帮着大人做些杂活,比如弄菜拣菜、洗锅抹盆、晾晒柴火,一边扳着指头数着距离过年的天数。

  那时的忙年,不但家里忙,生产队也忙,队长照常每天出工活榜,男女老少都有事做——有的农田清墒清渠,有的为小麦苗追施腊肥,有的清理场头,有的整理仓库,有的分粮分草……直到腊月二十八、九了,每家每户才可能放一个大人的假。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推进,过年的应节商品日新月异,层出不穷,人们也与时俱进,淡化了好多往日忙年时的繁文缛节。到了我成家立户后,一些必须的忙年琐事几乎都是我的贤妻亲力亲为。而我从学校放寒假至除夕,更多的时间是忙于为左右四邻、亲朋好友书写对联。一户人家少则三五副,多则七八副,有的考究人家连牲口门、家禽门、储粮门、厕所门都要写一副贴上。有的在行人是裁好了纸张而来,我铺开就可写;有的是因为不知道裁多大尺寸或横裁还是竖裁合适,直接从商店买三两张红纸而来,那我就要先一一折叠,裁好后再写;有的压根儿不懂上下联,我还得待写好晾干后帮他一一叠放,甚至在对联背面用铅笔标注上“上”“下”或者“堂屋”“厨房”等标记。若遇有春节期间儿子结婚的人家,受主人邀请我还得“上门服务”,尤其是得根据主人家人丁情况尽其所能地为其或选或改或编一些针对性的对联。

  自我记事起,不知不觉已经历了近六十个新春佳节。而年复一年的“忙年”则是人们为生活而忙,为快乐而忙,为享受而忙,忙的是一份心情,图的是一种气氛。如今,市面上反季节的、天南海北的年供物资应有尽有,随心挑拣,谁家也不再为衣食住行发愁,曾经只有在过年时才能享用的一切,都已成寻常而无稀奇之感,亦如民间打趣地说:“度日如年”。

  诚然,年是年年过,而“忙年”已今非昔比,人们在落得清闲、逍遥的同时,却遗失了年的原汁原味。

  • 上一篇:男子在房屋倒塌时披被子拱身护住妻女(图)
  • 下一篇:汇森能源:关于公司股票停牌进展公告
  • 网站首页 星声星语 热透新闻 大咖名流 时尚新闻 娱乐新闻 汽车资讯 社会新闻 军事新闻 健康新闻 财经资讯